最新文章

文章/杂句

淡水的街头,阳光斜照着窄巷里这间零乱的花铺。回教徒和犹太人在彼此屠杀,埃塞俄比亚的老弱妇孺在一个接一个地饿死,纽约华尔街的证券市场挤满了表情紧张的人—我,坐在斜阳浅照的石阶上,愿意等上一辈子的时间,让这个孩子从从容容地把那个蝴蝶结扎好,用他五岁的手指。

这可能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人,倘若您突然让他身无分文、孤零零一个人待在一个百万人口的异乡城市的广场上,他绝不会活不下去,不会饿死、冻死,因为马上会有人给他东西吃,安顿他住下;万一别人不给安置,他自己也能立刻找到栖身之所,这对他来说根本不费吹灰之力。

他的伙伴已经走一年多了,这一年既不长也不短,它只是脱离了正常的时间感,就像一个人喝醉了或是半梦半醒。

已经过去五个月二十一天了,这些日子我一直过着没有你的孤单生活。我唯一能想象的是,我可以再和你在一起的时刻。

千山杂记

诗/词/画

十二月的诗

八月就是八月,八月我守口如瓶,八月里我是瓶中的水,你是青天的云

黑色幽默插画

艺术家以经典童话故事为基础加以重新演绎的画作令人印象深刻,而那略带黑色幽默的主角们,似乎正以另一种形态出现在你我的现实生活里

黄有维水彩画

很多人对积淀了北京历史与文化的胡同感情深厚,黄有维用手中的画笔与推土机赛跑,为后人留下昔日胡同的身影

婚纱摄影胜地图片

我为何心跳?摇晃的吊桥,还是你?

闲书

A book is like a magic garden carried in your pocket

一、在一个个百无聊赖的日子反复读这册小书我逐渐意识到,也许不单是龙应台一人,几乎所有挥斥方遒的文字背后,其底色都是对人世殷切的爱。 无论在表面上如何被人认作是桀骜的,是不屈的,他们都乐于退到一个安静的角落,确认自己和人最亲密的关系,描述自己和生命最微妙的温柔,就像龙应台陶醉于在书中把自己称为“妈妈”。

二、镇上有两个哑巴,他们总是在一起。每天清早,他们从住所出来,手挽手地走在去上班的路上。两个伙伴很不一样。带路的是那个非常肥胖、迷迷糊糊的希腊人。 夏天,他出门时总是穿着黄色或绿色T恤——前摆被他胡乱地塞进裤子里,后摆松散地垂着。天冷一些的时候,他就在衬衫外面套上松松垮垮的灰毛衣。 他的脸圆圆、油油的,眼皮半开半闭,弯曲的嘴唇划出温柔而呆滞的笑容。另一个哑巴是高个,眼睛里透出敏捷和智慧。他穿得很朴素,总是一尘不染。

95
孩子你慢慢来

这本书里的龙应台是一个母亲,作为母亲的龙应台和作为一个独立的人的龙应台有着丰富、激烈的内心冲突,而正是通过对这一冲突的诉说,表现出她内心深处的母爱。 但它不是传统母爱的歌颂,是对生命的实景写生,只有真正懂得爱的作家才写得出这样的生活散文。

70
心是孤独的猎手

《心是孤独的猎手》是美国著名女作家卡森·麦卡勒斯第一部长篇小说,发表于1940年,被视为史上最经典的同性恋小说之一,入选美国三角出版社评选的“20世纪百部最佳同性恋小说”, 并且在美国现代图书公司评选的“20世纪百大英文小说”中排名第17位。小说通过变换叙事角度的方法,讲述了美国南方小镇一群徘徊于孤独的人们的故事。

我怎么这么好看

yeluoblog@126.com
171-------5
www.qianshan2020.com